分享

#好想成功被催眠(一)

好想成功被催眠 觀元辰 感覺型 催眠影像 催眠不一定要閉上眼

Elsa手繪

恢復現場預約後,遇到了幾位都是感覺型的朋友,和往常一樣,在他們臉上我仍然可以發現我曾經的臉孔~是那種「為什麼我沒有辦法被催眠」的懊惱。所以,我想整理一下我自己的經驗,希望能夠對於想被催眠但卻覺得自己沒有被催眠的朋友們有些幫助!
2017年是我第一次學習催眠,在第一位催眠老師的課堂上,我以為我完完全全的沒有被催眠。直到我遇見第二位催眠老師-廖云釩老師,在她的教導之下,我細細回想在第一個催眠班中的狀況,忽然驚覺:原來當初我有被催眠!
那一次的練習,是由具有天眼、已經在幫人問事的同學引導,她試圖引領我去看我的元辰宮,當然,我並沒有看到,最後是由她幫我代看,然後我從她的口中得知,我的元辰宮是破落的茅草屋,屋頂還破了個大洞。對於她所說的,我一點概念都沒有,只是想著:那就請同學幫忙把我的房子弄好一點。而我所說被催眠的部分,是在當時我完全沒有畫面的情形下,她說她會利用她的法力,讓我可以衝破看不到的狀況,在那個瞬間,我突然感覺自己想到了一個像是石頭內有道光衝破石頭,直衝天際的畫面。現在的我明白:那就是我的催眠影像;可惜的是當時的我,只覺得那是我依循她的話而自己想像出來的圖像。
連續十幾天的課程,我依然什麼畫面都沒有,老師親自下場試著讓我體驗到被催眠,但我仍像個石頭似的,什麼都看不到!現在的我知道:那是因為自己以為要看到什麼才是被催眠!因為在我回想那十幾天的課程中,我曾有一個畫面,是在機場的走道上有個男子失落的坐在行李廂上,身邊沒有任何人。我不清楚我為何會有這樣的畫面一閃而過,而這個畫面跟當時老師的引導一點關係都沒有,於是乎,這個畫面被我判了刑,判了一個「我沒有被催眠」「這不是我被催眠的畫面」。
在第二位催眠老師的課堂中,我了解所有的催眠畫面,只要自己願意,是可以隨時回想起來的,因為它已經被我們的潛意識將畫面收進了記憶圖庫中。現在的我仍舊可以想起這個畫面,而當我嘗試去解讀時,我明白這個男子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人,而在那個當下,他確實對於要離開的選擇感到苦惱,而我也一樣很難去誠實面對他的選擇。潛意識給的圖像,總是具有意義的,不管這些圖像的來源為何?可能是自己的記憶,可能是夢境裏的印象,可能是看過的電影,也可能是就在前幾分鐘前所經歷過的場景,甚至,是自己曾經隨便亂想過的情節,但這些,確實都是我們可能會接觸到的景象,全部都有可能。
在帶元辰宮的時候,會發現有很多「放空很久」,對自己、對身邊的人事物都習慣漠不關心、不出意見的朋友們,最常說的一句話是「我不知道」、「我覺得不是這樣」,但又說不出不是這樣那是哪樣?感覺上好像對於身邊的一切都很知足,實際上,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將自己當成一回事、很久沒有去發覺自己對身邊的人事物是不是早就不感興趣,每天,只是行屍走肉般的活著,然後,自以為那就是生活的樣子;這樣的朋友們,多數對外界意見抱著懷疑,但又不想被發現,所以一律假裝隨和的接受,讓自己看起來像是一個很好配合、很容易相處的樣子。然後,就會發現,這類朋友元辰宮的樣貌,通常會和自己的住家重疊!因為,只有這些熟悉的影像、自己能控制的部分,是他可以信任的,是被允許在他的催眠態中出現的。於是,潛意識為了滿足他的催眠體驗,必須先獲取他的信任,才有辦法繼續!
身為感覺型的我,催眠影像是一步一步學習中堆疊出來的。關於看到畫面這件事!要回到我第一次成功觀元辰的體驗中來說起。沒有畫面對我來說,是很正常的,還記得在我成功看見自己元辰宮的那次練習。引導我的同學詢問:「有沒有看見眼前有一條路」,我的回答是「沒有」、「什麼都沒有」、「什麼都看不到」、「什麼都感覺不到」,標準的不能被催眠者的回答;可是,忽然在某一刻,我放下了「我要看到路」這個念頭時,眼前那片黑瞬間讓我很明確的感覺到「它不是路、它是海面」,在我說出這句話時,我的視角像是被大怒神一把往上拽的天高,從上而下的俯視的角度,我看見了我的元辰宮!是在海中的孤島上,土石建構的城堡!至今,我都還找不到能進去這城堡的明確路徑。怎麼進去的,我不清楚,我只知道在我的城堡入口處擺放著一個騎兵甲冑,而當我說出「有幅盔甲」後,盔甲守衛旁就是進入客廳的通道,我看見了帥氣的騎兵照片、壁爐,和帥氣挺拔坐在沙發上的,穿著盔甲的主人。後續的影像,就這樣慢慢的在我的表述中,愈發清晰的出現!
特別想引用自己的經歷來說明催眠影像,是因為當看著文章的朋友們想著「Elsa看到的是這樣的畫面」時,我必須澄清一下,這個影像並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!我當時的視角是固定的,比起說是影像,它更像是一幅畫。它是固定不動的,而在我描述的當下,卻有個意念讓我知道「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、會有什麼動作、會有什麼感覺」,我的影像,有些像是看圖說故事,但神奇的是,只要我願意說,我就能感知到意念所產生的影像。
再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之後,我的影像進步了!不再是固定不動的畫面,變得像是監視器一樣,在視角範圍內比起以前清楚多了,也有動態的呈現;然而,這個監視器是被固定住的,沒有辦法向其他想看的方向轉動,所以在角度外的範圍,只能靠著感覺,只能再次讓意念牽引出畫面。一次一次的練習後,終於可以看見比較清楚的景象,但這和視覺型的朋友們相比,還是慘不忍賭!因為每個人影像投射器是不同的,視覺型的人們可以像是在身歷其境的3D環繞效果中遨遊,而我的影像再清楚、再生動,它呈現的地方是在腦海中,所以很容易就看不清楚,必須適當的轉換成感覺。
過程中只要對畫面有質疑,潛意識依然會不客氣地將影像收回,然後只剩下一片黑。最後讓我的影像更加進化的,是在我學習了ESP之後,在這個課堂裏,我發現我睜眼時的影像比閉上眼更清楚!或許有人看到這個說法會出現疑惑,但,事實就是:催眠不一定要閉上眼!
在服務的經驗中,在文章開頭我所說的那些帶著懊惱的朋友們,他們以為自己沒有成功被催眠,但卻在與我的對話中,就已經解開了自己的困擾、得到了療育。而這不就是催眠應該達成的效果嗎?!看著文章,對於催眠躍躍欲試的朋友們,最後,請記得我的提醒:「不要去預設什麼樣才是被催眠、不要去預想應該要看到什麼樣的影像。」只要能放下這些執念,成功探索就一定會自然發生!




圖片來源:Elsa手繪


#9/8來跟Elsa玩排列~名額有限快報名唷^^
#面對面服務已於8/16起開放預約


 
歡迎預約體驗留下自己的故事~
預約:
◎ 臉書搜尋「夏佩菁」
◎Line:elsa-hsia
◎WeChat:elsahsia2017
◎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 
 
觀看更多故事請至網站
https://metelsa.blogspot.com
https://metelsa.weebly.com
https://elsahsia.wixsite.com/metelsa
https://metelsa.timelog.to
 
 
#催眠 #觀元辰 #圖卡塔羅通靈閱讀占卜 #Elsa自助工作室
#好想成功被催眠  #觀元辰  #感覺型  #催眠影像  #催眠不一定要閉上眼 
分類:心靈

Elsa具備NGH國際催眠師學會催眠講師/治療師、IAPC美國國際專業人才認證協會高級催眠治療師、英國中央身心醫學與科學學院心靈諮詢執行師、NLP神經語言專業執行師、中國二級心理咨詢師證照,目前為『Elsa自助工作室』『Elsa自助助人粉絲團』用催眠、觀元辰、潛意識圖卡、塔羅及排列等工具自助助人的心靈教練,快來一起玩!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20210817催眠--覺得自己空空的,沒有目標、沒有動力、沒有想法,連錢都留不住,歸責自己三心二意、意志不堅…真的是這樣嗎?!
  • 下一篇
  • 20210820觀元辰--再次踏進元辰宮的女孩,已從缺乏自信蛻變成勇敢為自己負責的樣子,溫柔下藏著顆剛毅的心,期待再觀後的轉變能讓她堅定不移地邁向自己的夢想!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